欢迎光临建设行业信息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城乡规划>>城乡人物>>

作家李愫生:用文字来暖心和养心

  一张酒红色长方桌,摆放在左手边的是几本近期出版的图书、杂志样书,摞在一起,如刚被裁剪出来的纸张般整齐,一台黑色宽屏电脑,在电脑的右边立着一个水杯,这就是作家李愫生工作的地方,简单、干净。作为一家全国发行的知名杂志主编,他会每天早上八点半出现在自己的工作桌前,打开电脑,开始一天的工作,下午五点,等到办公室里的同事大都散去后,他会关好电脑,提起自己墨绿色的单肩包,挎在左肩上,大步走出办公室,与任何一个在这里工作的人一样每天重复着同样的上班下班。但是下班之后,他的生活却与上班时的重复截然不同。

  过去的十几年间,李愫生都活跃在郑州市的文化圈和媒体圈,探究他的成长历程,让人咋舌,他多才多艺,以写儿童诗、童话成名,从儿童文学到校园文学再到青春文学,从资深媒体编辑、记者到著名情感专栏作家,从文学、绘画、手工、厨艺、禅修到世界慈善大使、文化出版人、明星经纪策划人,李愫生无不涉猎。面对多重身份,这位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目光平和,低调谦逊,会仔细倾听你言谈的主编坦诚:“作家才是最走心,对我影响最为深远的身份。”

  “文字,给我的灵魂插上了翅膀”

  谈起自己的作家生涯,李愫生告诉记者,当作家是一条水到渠成的路。

  小时候的李愫生很内向,不爱讲话,同龄的小朋友正是爱玩耍、爱吵闹的阶段,李愫生却“一整天一整天几乎一言不发”,与其他活泼爱动的小朋友相比,他更喜欢安静独处。独处的时候,喜欢看格林童话、安徒生童话,李愫生至今能记起自己小时候的常态:捧着一本本童话书,一页一页地翻过去,仿佛置身童话里美好的世界,这种美好深深地吸引着他。

  年幼的李愫生觉得自己和身边的小朋友们不一样,他“喜欢孤单,喜欢和路边的野花野草说话”,这在小朋友眼里是如此不合群。他会趴在书桌前画画,画夏天哗啦啦响的白杨,画荷,画亭台楼阁,他还喜欢看书,肚子里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故事。小朋友有求于他时,会讨好地叫他“小画家”、“小故事家”。

  小学四年级之前,李愫生都不能算是一名优秀的学生,课堂上老师在讲课时,他偷偷在那里画画,看各种课外书,看着窗外一排排的杨树发呆,老师发现的时候,他会被揪耳朵被罚站,但这改变不了什么,下次课上他依旧盯着窗外的杨树发呆,“那时候,我就是那么叛逆,带着一种莫名的骄傲”。四年级期末,母亲的离去,让李愫生一下子长大,变得更加安静起来,也是从这时李愫生开始了写文字,“文字可以描愈心灵的伤口”。

  年幼的李愫生给自己起的第一个笔名是“蓝碧彬”,他希望长大后的自己内心可以像蓝天般晴朗辽阔,像绿草般充满朝气和活力,“彬”则是希望自己儒雅有礼,文质彬彬,做一个有内涵的人。他的处女作《杨絮》便是用这个只用了两个月的笔名发表的。

  回想自己的中学时期,李愫生这样描述自己——“我还是一个少言的孩子,安静到可以忽略不计,”但他酷爱读书,读美学,读哲学……图书馆里的书差不多都被他读完了,“那时候迫切地想表达,开始写日记,记很多日记”,那时的他觉得“少年的忧愁,只有文字知道”。投出去的文章陆续被发表,也为李愫生带来了全国校园杂志评选“全国十佳校园作家”的称号,当时所处的正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纯文学杂志时代,翱翔在文字海洋中的李愫生在这片天空里有了更多的发挥空间,“中学的时候,我的梦想是希望通过写作童话拿到诺贝尔文学奖”。

  中学时的梦想像潜伏在内心深处的一粒种子般在李愫生的心里生根发芽,虽然最终没有走上“童话大师”的道路,李愫生至今很感谢那段时光——“是文字,给我的灵魂插上了翅膀”。

  成长为一名深度和理性的青年

  1996年,16周岁的李愫生写着年少张狂的文字,也是在这一年,李愫生远离了故土河北邯郸,独自一人来到河南郑州读大学,攻读汉语言文学专业。

  大学时期的李愫生拒绝了家里的资助,开始了完全独立的生活,为了求学和生存,他一直在不断地找兼职、做家教、写稿子。“那段日子,做兼职回来的路上,被风吹、被雨淋是常事”,最困难的日子,每天的生活费只有两毛钱,买一个馒头就是一天的口粮,而这时候,自尊心极强的他总是一个人躲在图书馆一边看书,一边默默啃着自己的馒头。

  也是从这时开始,李愫生从最开始写诗歌童话等儿童文学转型到写青春文学,开始给流行杂志供稿,“成为一名深度和理性的青年”是李愫生这一阶段内心的渴望。

  1997年,李愫生参加了由河南省公共关系协会举办的公关培训班,“我这一生都会受益于公关培训班里所接受的最好、最职业的公关、策划、创意训练,”想起这段往事,李愫生心怀感激,培训结束后,素质表现出色的他被省城一家知名广告公司聘请为文案策划,在学业和工作兼顾的同时,李愫生从不敢忘记丰富自己的阅历,在广播电台、报社、出版社都做过兼职。内心丰富的作家在丰富的社会实践里逐步成长为最好的自己。

  这时候,“雪侠”的文章频繁出现在全国各大流行报纸杂志里,被读者所熟知。“雪侠”是李愫生用了长达十二年的笔名,“他的文字自然、纯净、唯美,对人生与事物的见解犀利、通透。他描写的不仅是爱,更是灵魂的一种解脱和自由”,读者如是评价。也就是在这一时期,李愫生在青春文学市场上站稳了脚跟。

  《一粒沙》《私奔的哥拉》《蓝纪梵星球最后一瓣桃花》等等作品都在青春文学市场上有着很深的影响力。国内外数百家媒体上都有着他的足迹,他的作品常被《读者》《青年文摘》《格言》《意林》多家杂志转载。《国际日报》(美国)、《大华商报·作家文苑》(加拿大)、《澳洲侨报》(澳大利亚)、《美人鱼》(丹麦)等国外媒体上也经常刊发他的文章。2009年10月,澳大利亚《澳中周末报》[世界华文作家园地]为其推出作品专版。提起这个笔名,李愫生用平稳的口气讲述,“‘雪侠’代表了一段青春、一个阶段,而人生的进步则要把过去的一切清零,重新开始,让生命重新丰富。”

  一个阶段有一个阶段的梦想

  2011年9月,在河南省文联工作了十年、时任某明星杂志常务副主编的李愫生,来到了现在所在的出版集团,担任某知名青春杂志主编。一方面是他在杂志出版工作上的如鱼得水,另一方面他也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创作。

  “喜欢倚在飘窗上读书,一杯茶,一张几,两靠垫,12楼的天空,云端下,树顶上……”是李愫生描述自己在家中读书时的场景,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看书是作家李愫生保持下来的习惯,“家里的书架上都是书,洗手间放了几本,床头边也有睡前书”,书成了作家最好的心灵伴侣。“读书是灵魂自我修复和完善的一种方式,”如今儒雅成熟的他如此看待阅读。

  “青春文学和时尚情感专栏写得比较久比较顺手,也因为本职工作的需要,就一直写到了现在,以后会逐步转型,写一些更有社会分量的作品。”至今采访过章子怡、袁姗姗、马天宇、陈楚生等众多明星,组织策划过许多文化艺术活动,也被众多媒体采访报道过的李愫生依然在寻求着改变。

  作为图书出版人、杂志主编,李愫生虽然要负责杂志稿件的选取核定等日常事务,但作家的身份让他拿定了那一支笔,不曾停下。他的经典小说《青花瓷》是一部讲述发生在民国背景下与青花瓷有关的一个曲折离奇、美轮美奂的爱情故事,最近被一家影视公司相中,准备改拍为电影,在制片方提议的参选演员名单中,杨幂、刘诗诗、刘亦菲名列其中。从不停止自己的脚步,或许已经成为了李愫生的人生哲学被深深烙在了骨子里。

  “心若怀素,一切如生”或许是李愫生现在所用的笔名所要传达的意境,面对未来,这位从不止步的作家充满了期许又严格要求自己:“希望自己可以做一个称职的合格的优秀的作家,写出深入读者灵魂的作品。” 其实对期许是无止境的,一个阶段有一个阶段的梦想,每时每刻都要充实,让自己更优秀一些。

  (作者简介:刘艳华,女,河南周口人,曾为《青春风》杂志编辑,现为南京师范大学在读研究生。)

 

(责任编辑:崔凤娇)

热点标签: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品牌推荐



友情链接